黑龍江嚴查哈爾濱呼蘭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腐敗|查處

國內人氣:加載中

  原標題:還老百姓一片朗朗乾坤

  ——黑龍江嚴查哈爾濱呼蘭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6月份以來,哈爾濱市呼蘭區多名黨員干部因涉嫌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充當“保護傘”被查,引起社會高度關注。8月5日,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向黑龍江省反饋督導情況時指出,包括上述案件在內相關案件的查處,是該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掀開“蓋子”、撕開“口子”向縱深發展的重要標志性成果。當前,呼蘭相關案件查處進展如何,取得了哪些初步成效?請看——

  因《呼蘭河傳》而聞名于世的呼蘭城,位于哈爾濱市主城區正北偏西30多公里處。從呼蘭老城區西南方蜿蜒匯入松花江、奔流不息的呼蘭河,見證了這里的滄桑變遷。這一次,她又見證了掃黑除惡、“打傘破網”給這片土地帶來的深刻變化。

  以“四大家族”涉黑涉惡勢力及其背后的腐敗和“保護傘”相繼被查為重要標志,一場掃黑除惡、“打傘破網”風暴,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正滌蕩著這里多年揮之不去的陰霾。

  自6月5日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進駐黑龍江省以來,呼蘭區就處在“風暴眼”的位置。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呼蘭區委原書記朱輝、區政府原區長于傳勇、區政協原主席孫紹文等當地多名“重量級”領導干部先后落馬。他們均涉嫌為被群眾稱為呼蘭“四大家族”(楊、于、王、董)的涉黑涉惡勢力充當“保護傘”。

  中央督導組有關負責同志指出,黑龍江掃黑除惡主要看哈爾濱,哈爾濱主要看呼蘭。進駐黑龍江第7天,中央督導組第一小組就下沉呼蘭,此后又3次到呼蘭摸排情況、精心指導,并要求重拳出擊。

  “紀檢監察機關要用鋼牙啃‘硬骨頭’”,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的要求,彰顯了省委的鮮明態度和堅定決心。按照中央督導組的要求,黑龍江省委、省紀委監委將嚴懲呼蘭“四大家族”涉黑涉惡勢力背后的腐敗和“保護傘”(以下稱呼蘭涉黑涉惡案)作為全省“打傘破網”工作重中之重來抓。

  “不管涉及誰,務必一查到底,絕不姑息!”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王常松多次聽取匯報,要求從樹牢“四個意識”、踐行“兩個維護”的政治高度和高質量履行紀檢監察機關職責使命出發,集中精力、深挖徹查。

  這一次,呼蘭黑惡勢力及其背后的腐敗和“保護傘”,遇上了“終結者”。

  “四大家族”中先是于家被查處。今年6月10日,于文波等16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被提起公訴,于文波被訴罪名多達10項。6月下旬以來,其他三家(以楊光、楊宏和楊榮等為首的楊家、以王志江為首的王家、以董俊珍為首的董家)相繼被查處。其中,截至目前,公安機關抓獲以楊光、楊榮等為首的涉嫌黑惡犯罪團伙成員67人,查實楊家涉嫌刑事犯罪案件93起。

  “打傘破網”同步推進。2018年,哈爾濱市公安交警支隊呼蘭大隊大隊長于廣軍、呼蘭區房產事業管理局康金房產管理所所長呂景彥已被移送司法機關。今年6月9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對呼蘭區副區長劉東、區腰堡街道辦事處主任胡樹河、區國土資源局副局長王洪軍、區住建局調研員朱濤采取留置措施,通報明確指出他們存在涉嫌“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充當保護傘”問題。

  “省紀委書記掛帥,形成了統一指揮、上下聯動、同向發力、一體推進的工作機制。”承擔呼蘭涉黑涉惡案組織協調等工作的省紀委監委相關室負責人介紹,省紀委監委靠前指揮,加強組織領導,與哈爾濱市、齊齊哈爾市紀委監委聯合組成案件查處工作推進組,強力出擊。

  涉黑涉惡勢力存續時間長,影響大,各種關系盤根錯節;涉案公職人員多,所涉問題有的時間跨度達十七八年之久;涉案部門多,涉及呼蘭區國土、住建、稅務、城管、環保等多個部門;涉案領域多,如楊、于兩家都涉及供熱、住建、環保、房地產等領域……呼蘭涉黑涉惡案是個地地道道的“硬骨頭”。

  哈爾濱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劉興東介紹,為快速突破案件,在省紀委監委、市委領導下,市紀委監委抽調90多名精兵強將,組成7個案件組集中攻堅;堅持全市“一盤棋”,確立雙向移交、協同聯動、同步調查、包保督導、一案三復核、反饋回訪等工作機制,全力加快“打傘破網”進度。

  呼蘭區紀委監委在辦案中堅持做到不漏事、不漏項、不漏責、不漏人、不漏罪,對違紀違法者形成震懾。比如,在查處呼蘭區住建局、稅務局、國土局等單位相關公職人員為于家充當“保護傘”案件時,查明31名公職人員收受禮金、購物卡為于家企業提供便利的問題,違紀人員無一漏網。

  強力推進,疾風勁掃。截至7月底,呼蘭涉黑涉惡案立案審查調查公職人員176名,其中被采取留置措施21人。目前,孫紹文已被移送司法機關。在呼蘭,大大小小的“保護傘”正在被打掉,形形色色的“關系網”正在被破除。

  一段時間以來,當地黑惡勢力“野蠻生長”,在坐大成勢過程中大肆圍獵腐蝕身邊的黨員干部、公職人員,為其壟斷經營、欺行霸市等違法犯罪行為大開方便之門。

  于文波被查處前,是資產龐大的億興集團實際控制人;楊家掌控鑫瑪熱電集團等近百家企業,在供熱供暖、房地產、公交線路、商貿等行業領域進行壟斷經營……在經濟上攫取巨額利益同時,于文波、楊光等人還利用各種手段,為自己罩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先進人物、杰出青年等多種光環。

  “四大家族”在呼蘭的勢力、影響力究竟有多大?

  當地干部介紹,有兩個現象就能說明問題。一個是,楊光人稱“楊書記”,于文波人稱“于區長”。當地可能有人不知道在任區委書記、區長姓啥名誰,但是沒有人不知道“楊書記”“于區長”大名。另一個是,以往當地一些干部群眾都“樂于”與“四大家族”搭上關系,家里有紅白喜事,只要“四大家族”安排人來,即使空手都是倍有面子的事;有的干部認為,沾上楊、于兩家,或者被認為是某家線上的人,自己“進步”就會快。

  從呼蘭涉黑涉惡案目前查處的情況看,以“四大家族”為代表的呼蘭涉黑涉惡勢力存續時間之長、涉及人員之多、涉及范圍之廣、造成負面影響之壞,實屬罕見。

  “經過多年的‘經營’,他們構筑了一條‘以黑蝕權、以權護黑、權黑勾結’的利益鏈條。可以說楊、于等家族的‘發家史’,就是一部違規經營、利益輸送、逃避打擊史。”哈爾濱市、呼蘭區兩級紀委監委結合呼蘭涉黑涉惡案查處情況,對“四大家族”坐大成勢及涉黑涉惡腐敗問題進行了初步剖析。

  呼蘭黑惡勢力坐大,大體上是“三部曲”。第一步,違規攫取利益,逐步形成一定勢力。如楊、于兩家從上世紀90年代初至本世紀初逐步完成原始積累,為形成涉黑涉惡勢力奠定基礎。第二步,圍獵官員,培植“保護傘”。于文波案起訴書顯示,其團伙為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送禮金、購物卡、辦公桌椅合計234萬多元。第三步,肆意妄為,稱霸一方。除建筑、供熱、交運線路外,他們連一些細枝末節的行業都把控了,甚至殯葬、收廢品等都被壟斷。

  黑惡勢力坐大,成因頗為復雜。既有打擊不力的問題,也有“黑白相間”、違紀違法問題較為隱蔽,辨識難、查處難的問題等。當然,一個無法繞開的重要原因,就是存在關系網和“保護傘”。

  被圍獵腐蝕、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黨員干部,目前看有四種類型。主動幫助、推波助瀾型——有的干部不僅幫黑惡勢力“拿活”,還“一條龍”全程服務。直接輸送、輸財補血型——有的干部在楊家的企業不具備相應資質情況下,違反規定同意全額撥付環保專項補助資金為其購買除塵設備。間接助長、失職失責型——呼蘭區原地稅局一名干部收受于家財物后,對上級進行稅收稽查的要求置若罔聞,致使于家企業大量偷稅逃稅。被迫屈從、聽之任之型——楊、于兩家等涉黑涉惡勢力依仗雄厚的經濟實力、復雜的人脈關系,對一些公職人員大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重金賄賂不成,就威脅恐嚇、侮辱謾罵,有的黨員干部“繳械投降”、底線盡失。

  “四大家族”勢力在呼蘭長期盤踞,在供熱、房地產、公交線路、商貿等行業領域壟斷經營、欺行霸市,嚴重損害群眾切身利益。群眾反映,楊家的鑫瑪熱電呼蘭公司晚開栓、早停氣,且供熱溫度不達標,有時室溫只有十二三度,只好受凍或用暖寶取暖,所以大家不愿交取暖費,楊家就糾集社會閑散人員用堵鎖眼、恐嚇等軟暴力的手段收取暖費,使群眾怨聲載道。

  “嚴重破壞市場秩序、嚴重損害群眾利益、嚴重危害基層政權、嚴重污染政治生態。”哈爾濱市紀委監委這樣概括呼蘭黑惡勢力長期盤踞帶來的惡劣影響。

于文波實際控制的億興集團一處辦公地點。于文波實際控制的億興集團一處辦公地點。

上一篇:不止“鴻蒙” 華為將再推競爭利器|華為
下一篇:【“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進行時】廣東:整改落實提速 真刀真槍破難題|央視網
文章打分:
評論加載中..

新片追劇????版權問題????廣告合作????友情鏈接????影片合作??
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Copyright ? 2015 - 2020 O5B.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